世界杯诱惑在前俱乐部边缘球员们该怎么办?

随着日前FIFA正式确认世界杯揭幕战时间变更,距离这场冬季盛会的打响,又提前了24个小时。

指尖时光纷飞,给所有人剩余的时间正在变得屈指可数。如今,距离夏季转会窗口的关闭,只剩下不足半月。

留给想要改换门庭的球员们的时间不多了,而能否成功转会,或许决定了这个冬天,他们是以国家之名在球场上挥洒汗水与激情,还是无聊地瘫在沙发上收看比赛转播。

对于像阿扎尔和普利希奇这样在过去几个赛季备受伤病困扰的球员们来说,从眼下到世界杯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证健康,并且能够稳定地登场比赛,而不是担心自己所在的球队。当然,如果他们转会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于球队、主教练和球员们来说,史上首次在冬季举行的世界杯,都将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一位球员在赛季开始时不受待见,那么稳妥的处理,应该是在明年1月寻求离队。但是在冬季世界杯的特殊背景下,这一方法在今年不再适用。对那些现在只能与板凳作伴的球员们来说,要么离开赌一把,要么只能接受大概率无缘世界杯的现实。

“毫无疑问,球员们的今年夏天是前所未有的。”莱斯特城主帅布兰登-罗杰斯表示,“尤其是对于那些国家队边缘国脚们来说,他们肯定会希望从赛季初开始就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增添自己稳定入选国家队的砝码。”

“如果世界杯像往常一样在赛季结束后开打,那么边缘国脚们可以先有6个月的缓冲时间,然后在次年1月谋求租借离队。他们会认为,虚度光阴会影响自己好不容易争来的国家队席位,因此必须争取更多出场时间。”

通过与一位欧洲豪门的技术总监交谈后得知,世界杯,正在成为影响今夏球员转会的重要议题。世界杯的诱惑,激励着有意离队的球员们比以往更早开始了寻找新东家,也激励着球队探索着更加重磅的引援。

他们迫切地想要知道国家队主帅对潜在转会的看法——世界杯梦想的实现或破灭,或许就取决于主帅的一念之间。一名球员被建议留在自己的球队,而不是接受一份去中东的高薪合同,因为国家队主帅对那里的联赛水平持保留甚至是怀疑态度。

对于一些球员来说,他们的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比如康纳-加拉格尔。

上赛季,租借水晶宫期间表现惊艳的加拉格尔,得到了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的高度赞誉,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英格兰国脚。在维埃拉的指点下,22岁的英格兰中场不仅稳坐首发,表现也是可圈可点(34场8球3助攻)。

然而,新赛季回归切尔西后,加拉格尔的出场顺位,却要落在若日尼奥、坎特、科瓦契奇之后。

在图赫尔惯用的343体系中,每场比赛一般只有两名中场球员能够得到机会。加拉格尔显然担心,像联赛第1轮对阵埃弗顿时在93分钟才替补登场的“尴尬”,会不会成为未来半年的常态。

今年3月,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被问及加拉格尔新赛季重返切尔西的可能性时,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如今重温索斯盖特的表态,最后几个词是关键。

“我们必须从他效力不同球队期间的不同表现中得出结论。他在查尔顿、斯旺西、西布朗和水晶宫的表现都很不错。”索斯盖特表示,“因此,新赛季无论是回归切尔西还是另寻他处,我相信加拉格尔都能继续进步。”

从现在到世界杯,加拉格尔能够在斯坦福桥“继续进步”吗?换句话说,在这半年里,他能否获得足够的比赛时间,调整好比赛状态,进而争取到一张飞往卡塔尔的机票呢?

今年夏天,图赫尔一直在向加拉格尔释放积极信号,但是同时,切尔西也没有放弃引进弗朗基-德容。在转会窗关闭前,不管德容是否会穿上蓝衣,加拉格尔都必须做出抉择。22岁的他,已经过了租借离队锻炼的年龄阶段。现在,他必须做出决定,要么留在切尔西,要么选择永久转会。如果选择后者,他一定不乏追求者。

当然,在考虑世界杯前景时,加拉格尔和其他边缘国脚必须明白一点,世界杯再怎么极具诱惑,也将在5个星期结束。为了一次世界杯,做出一个有可能影响职业生涯长远走向的决定,不一定总是正确的。

每个球员的想法都有所不同。29岁的康纳-考迪,新赛季在狼队失去了主力中卫位置,选择在这个夏天租借加盟埃弗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具备多年英超经验的他,在入选了去年欧洲杯大名单后,依然对世界杯梦想怀揣执念。

硬币的另一面,是本可以在这个夏天改换门庭的乔-戈麦斯,选择了与利物浦续约。如果在新球队表现出色,戈麦斯几乎能确保重返国家队。但是,25岁的英格兰后卫选择了续约。上赛季,他不过是利物浦在中卫位置上的第四选择。

“我能理解那些认为我会离开的想法。”戈麦斯在接受《利物浦回声报》采访时表示,“考虑到我的年龄和过去几个赛季的出场机会,我确实需要做出决定。”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在和球队对话后,我做出了留下来的决定。在利物浦,这个平台能够提供的机会,让我不忍心离开。我也接受并且明白,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新赛季,由于科纳特和马蒂普的先后伤缺,戈麦斯有望上位成为范戴克的头号帮手。一旦通过比赛找回状态,戈麦斯就有望重回索斯盖特的视野,进而证明自己留队的选择是正确的。

当考虑在世界杯前转会时,有很多因素会起作用,包括球员的年龄、他们在国家队的情况、他们的俱乐部比赛时间、他们国家队的大赛参赛史,当然,还有球员本人在俱乐部是否过得开心。

即使登陆伯纳乌3年仅仅出场66次,但是倘若比利时国家队真的就此弃用阿扎尔,那也太魔幻了。此前的欧洲超级杯,阿扎尔不仅无缘首发,甚至连替补登场的戏份都没捞着!

与此同时,阿扎尔本人也清楚,过去几个赛季的伤病折磨,让他必须在本赛季的前半段稳定出场,才能确保在卡塔尔世界杯上交出优异表现。

这个冬天,31岁的阿扎尔,或许将迎来世界杯谢幕演出——2026年,他将35岁,届时再战已经不太现实。

最后一舞,这也是加雷斯-贝尔告别伯纳乌后积极寻找新东家的最主要动机。实际上,无论未来在何处,贝尔都将以首发身份率领威尔士征战世界杯。洛杉矶FC,显然能够在满足其他条件的同时,为威尔士天王养精蓄锐和保持健康创造一个更为优越的环境。

64年来首次征战世界杯,让许多威尔士国脚都将这个冬天视作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将尽其所能地给自己创造最出色的条件,并且努力在大赛上不留遗憾。

在热刺只能充当边缘人的乔-罗登,租借加盟雷恩;在尤文图斯表现挣扎的阿隆-拉姆塞,也已经签约尼斯;伊桑-阿姆帕杜也有望对租借离队点头。

尽管这三位威尔士球员的转会,在最初都与世界杯无关,但是他们的新东家,显然会因为世界杯,而在本赛季前半段受益。

一些国家队主帅在俱乐部的出场时间问题上比其他人更坦率,并对球员们直言不讳,比如丹麦主帅卡斯珀-尤勒曼。在挑选世界杯阵容时,莱斯特城中后卫雅尼克-韦斯特高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但是这位高大中卫上赛季仅出战了6场英超。

“出场时间很重要。”尤勒曼在6月表示,“一些球员在俱乐部长期踢不上比赛,却依然入选了国家队,这种事,不会有下次了。长期缺阵是不被允许的。当我们11月集结时,出场时间,会成为我挑选阵容时额外的考虑因素。球员们必须有足够的出场时间,必须用比赛来保证状态。”

“我并不是说球队要因此而做出改变。但我还是要强调,国脚球员们必须拥有稳定的比赛时间。如果想要入选国家队,这很重要。”

西班牙主帅路易斯-恩里克也有过类似的想法,但是没有什么念头会是一成不变的。上周末,马德里竞技对阵尤文图斯的季前赛上,代表马竞出场的莫拉塔上演帽子戏法。

未来几个月,无论莫拉塔身穿哪支球队的球衣,踢了多少场比赛,他都将注定在世界杯上身披斗牛士军团的9号战袍。毕竟,除了莫拉塔,西班牙哪还有中锋呢?

理想情况下,23岁的美国队长将成为切尔西主力。但是现在,他更多地被图赫尔当作替补奇兵使用,就像联赛首轮对阵埃弗顿时,他在下半场才登场。

一些人会表示,如果在卡塔尔世界杯之前,普利希奇在切尔西一直以替补的频率和时间登场,反而有利于保持他对比赛的新鲜感和饥饿感,这对美国队并不是坏事。

普利希奇的国家队队友扎克-斯特芬,在今年夏天选择租借离开曼城,原因很好理解。

过去两个赛季,作为埃德森的替补,斯特芬只能在杯赛里得到偶尔的露脸机会。现在,他需要用更多的出场时间,证明自己配得上以美国头号国门的姿态出征卡塔尔。

米德尔斯堡主帅克里斯-怀尔德迅速决定租借斯特芬。“我们清楚他的处境,他当然想参加世界杯。”怀尔德表示,“他本来可以轻轻松松地在曼城担任替补门将,但是他选择了租借离开。他也同意来到我们这里。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重大突破。”

同样的,年底的世界杯,也是热刺和切尔西清理阵容冗员的一大契机。阿根廷中场洛塞尔索再次租借加盟比利亚雷亚尔。作为去年捧起美洲杯冠军的主力中场,他显然无需担心自己的国家队位置,但是他需要更多的比赛,这是毋庸置疑的。

唐吉-恩东贝莱和哈里-温克斯,看上去早已成为世界杯的局外人——两人上一次代表彼此的国家队出场,分别要追溯到遥远的2021年3月和2020年10月。

但是对西班牙左后卫雷吉隆而言,只要他在这个月找到一家新球队并重拾巅峰状态,他成为世界杯上的国家队替补左后卫的希望就还能继续。

对切尔西来说,凯帕早已失去了西班牙国门的身份,甚至不在恩里克的考虑范围内。因此,他的转会,只能是为了重振俱乐部生涯,和年底的世界杯无关。只是,由于高昂的薪水,有关他的任何转会谈判都进行得格外艰难。

同样的境遇,也适用于卡勒姆-哈德森·奥多伊。无论是俱乐部还是国家队,切尔西20号的未来都是一片迷茫。早在4月就有消息称,他在考虑代表加纳出战国际赛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2014年巴伦西亚国际青年足球邀请赛 厄瓜多尔VS中国 20140813
Next post 2023QS世界大学排名正式发布!